豬豬TXT小說下載網-提供txt小說全本下載!電子書全集下載!歡迎各位書友光臨豬豬電子書網!
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 -> 科幻小說 > 永夜之后下載 > 永夜之后最新章節 > 第一卷 永夜無明 第三十四章 悲歌

第一卷 永夜無明 第三十四章 悲歌


作者:醉孤風
更新時間:2019-10-22 23:50:38


    “C8001馬修請求支援,聽到檔案室附近傳來槍聲,非制式散彈槍,收到請回復。”三人快速地奔跑在走廊中,手電筒的光柱在黑暗中搖拽。

    “五班組收到,前往支援,已定位。”

    “三班組收到,前往支援,已定位。”

    耳機中傳來悶悶的人聲,馬修放下心,猛地抬手一槍,一只在天花板爬行的裹布尸炸成了碎片,糊了身后的宗成滿面罩。”

    “靠。”宗成咒罵一聲,把一片肉塊從濾嘴上拉下來,“估計是那個秦子遙了。頭,他們不是在倉庫那里的嗎?”

    “估計是在找出口吧,我...... ”馬修頭也不回地說道,可下半句話隨即被密集的槍聲蓋住了。身后的兩人已經停了下來,此時正端著槍瘋狂開火,火舌映出了三人面罩下驚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媽的,怎么這么多?”馬修愣了一下,左手把子彈殼退出彈槽,來不及填裝就被一只裹布尸推的一個踉蹌,只好反手抽出背上的戰刀,向前方砍去。

    “頭,你撐一會,我換個子彈!”沒什么戰斗力的黑炭拉開槍膛,從腰帶里拿出紅頭燃燒彈,一枚枚地往里塞去。

    “退!退!”馬修抽刀回擋,一刀削下一只從角落里冒出來的手臂,大喊。

    “三號班組遭遇不明畸變種,有傷亡,請求后撤修整!”

    “徹!”馬修踹開一只裹布尸,身后幾枚拖著紅色尾跡的燃燒彈劃過頭頂,氣油四散,點燃了離得近的裹布尸,火光瞬間照亮了走廊。

    “五號班組請求支援,檔案室遭遇大群畸變種,秦子遙在分離室!重復,傷亡過重,請求支援,目標在分離室!”背景傳來延綿的槍聲,即使隔著通訊者的一層頭盔還是極為清楚。

    馬修大驚失色,臉色直接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頭,要去支援嗎?”宗成一刀劈開身前的裹布尸,冒著槍聲大吼。

    “去!怎么不去!”馬修一咬牙,從腰帶上拽下一枚手榴彈向前拋去,“沖!是我們叫五班組來的,那么我們就有責任帶他們走!”

    一陣轟鳴,煙塵中裹布尸仍然穩穩地站著,但緊接而來的兩顆手榴彈直接把它們炸的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馬修收起擋在身前的盾牌,提著刀率先沖了出去,趁著滿地的裹布尸還沒站起身,向走廊深處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靠!”黑炭被一根大腿絆了一下,趕緊抓住宗成的手臂,順手又往身后丟了一顆手雷。

    三個人呈品字形穿梭在裹布尸群中,空氣中彌漫著腐臭和燒焦的味道。

    槍聲不斷的響起,碎肉像煙花般炸開。地上滿是散發著惡臭的油脂和著火的布條,這是通往煉獄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深藍計劃......媽的,不是說是關于空間分割的嗎?那這些怪物又是哪來的啊?”馬修破口大罵,多謝作戰服的軟甲,身上沒有外露的傷口。但是左邊肋骨很明顯是斷了,脖子似乎也扭了,陣陣發疼。

    “老子他娘的......可是守望者啊!!!!”馬修仰脖怒吼,身邊的空氣蕩起了劇烈晃動的波紋,廊道里刮起颶風,氣浪狠狠地撞上第一只裹布尸,裹布尸被撞的向后飛去,又撞上了后面的裹布尸,一層層的往后滑行,最后直直消失在了廊道盡頭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馬修一下跪在了地上,喘著粗氣,腦袋疼得發脹。

    “頭,別莽啊!”宗成和黑炭一左一右扶起馬修,馬修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:“操,什么時候守望者都變得這么憋屈了?當年老子在華東壁壘的時候也從沒有倒下,那么老子現在也不會!他媽的!”

    三個人看看彼此的慘樣,都笑了。前方至少有一段廊道是安全的了,便攙扶著馬修蹣跚向里走去。

    這一段五十米長的的走廊像是真正的死亡之路。煙火四蔓,滿地都是畸形的尸體,有些還在努力地蠕動著。

    終于見到了那道鐵門,后面的宗成一揮手,一個黑色的粉團直直飛向門鎖。一旁的黑炭隨即向粉團開槍,鐵門在一陣火光中炸成了一堆碎片。

    “操控火藥......這和我想要的火球術也相差太多了吧。”宗成嘟噥。

    “算了,當年變異者出現的時候我還想要玩雷呢,結果特么全世界能搓火球畫符咒的也就那么幾個,大部分人都變異出了莫名其妙的能力。”黑炭翻了個白眼,心中暗道,比如我啊!

    這道門的隔音能力非常出色,門剛被炸開就能聽到里面密集的槍聲。

    “五號班組,我們在們附近,現在進行定位,報告傷亡數!”

    “三人死亡,一人重傷,其余八人皆輕傷。”耳機另一頭傳來了虛弱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你們班組長呢?希德呢?”馬修感覺心臟都仿佛漏了一拍。

    “班組長陣亡了。我是重傷的那個,所以現在通訊由我負責。我是爆破手周河。”周河重重地咳了兩聲。

    馬修的手微微顫抖,他還記得那個把刀借給他的中士,那個原本要前往總部破例晉升少尉的年輕軍官。

    他聯絡趙邛的時候就曾經順帶詢問過這個中士的資料,沒想到他竟然死在了這個遺跡中。

    這就是人類的戰爭。

    “長官,目標就在不遠處的分離室,但是門外堵了一大堆的畸變種。門內正在發生打斗,沒有燈光透出,槍聲已經消失,應該在肉搏。”周河顫抖著吸了口氣。支援終于到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馬修的眼色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頭,我和黑炭過去就行了,你受了傷,好好呆著吧。”宗成按住馬修的肩膀,輕聲道。

    “媽的,你是隊長還是我是隊長?”馬修哼了一聲,甩開肩膀上的手,大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頭,你也太莽了吧!”宗成苦笑一聲,只好跟上。

    前方煙塵似乎散了一些,馬修點開目鏡,透過四散的浮灰看到了慘烈的戰況。

    整個走廊的墻壁和地板都是坑坑洼洼的彈孔和縱橫交錯的刀痕,幾具裹布尸的尸體橫在地上,臭水從天花板滴到地下發出細小的聲音。

    一個半邊頭被轟掉了的裹布尸從火光中沖了出來,生著六只蟲足,摸樣猙獰。宗成反手就是一刀,微風拂過,裹布尸的頭隨著飛濺的粘液掉在了墻角。

    “操,這是什么?”黑炭走過去踢了那顆頭一腳,結果一只斷手從嘴里掉了出來。

    三個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別在這里瞎廢話。”馬修沒去看那顆頭一眼,“再不去,我覺得那個周河也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走廊左側的一道門后正冒著火舌,子彈打在外面的墻體上濺起一陣陣煙塵。無數只裹尸布擠在走廊上,碎肉像下雨一般落在地上,伴隨著的還有不時響起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馬修踏前一步,瞬間就有幾只裹布尸向他看來。“你們不應該在這里出現。”馬修輕聲道,向前一蹬,刀刃直接砍進了最近的裹布尸的胸口。

    后腳站穩,一扭腰,裹布尸的身體炸開,帶出了一蓬污穢。

    四只已經被子彈打得千瘡百孔的裹布尸圍住宗成,同時向他撲去,身體帶出了一道道殘影。

    “大雁歸來兮,南方可安好?”宗成嘴里念叨著毫無意義的詩句,反手把刀尖送進最近的那只裹布尸的頭部,一彎腰閃過一只帶著腥風的手臂,拔出判官手槍近距離轟爛了它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南方不安好,我家隊長真特么騷!”收回手槍,單手舉起霰彈槍,宗成迎身向前,揪住眼前裹布尸的脖子,把槍管狠狠地塞進了它的喉嚨。

    火光炸裂,宗成拋下手上的尸體,再次舉槍瞄向左側,轟!

    裹布尸的身子被打的一個踉蹌,宗成抓牢刀柄,狠狠踹向裹布尸的小腿,趁它無法保持平衡,舉刀,一刀砍下。

    “不要糾纏,進檔案室,和五班組集合。”馬修的聲音從頭盔里傳來,似乎有些疲憊。

    一旁的黑炭把刀從地上的尸體上拔出,嘴里罵罵咧咧的,“這些家伙是從哪里出來的啊?殺都殺不完!”

    三人重新聚在一起,三支散彈槍指向前方,發出了不間歇的轟鳴。他們要從這地獄清出一條路來!

    “停火!停火!”門里傳出了一個斷斷續續的叫聲,但隨即被槍聲蓋住了。

    “停火!”這次清楚點了,一把制式長刀從門里伸出來,一把扎進了門外的裹布尸的身體里。裹布尸怪笑兩聲,抓住刀刃,舉手向里面拍去!

    “操!有完沒完!”這次遞出來的是一根槍管,頂住裹布尸的頭部連開了三槍,直接把它轟了個稀爛。

    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現在門外,朝三人揮了揮手,“進來!快!里面還有!”

    馬修按住頭盔,“你是五班組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三班組的。”那個身影說到,一邊推開一旁的裹布尸,一個鞭腿掃中頭部,裹布尸直接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三人一邊輪流開槍上彈,一邊進了門。門其實已經不在了,變成了一塊扭曲的廢鐵趴在不遠處的地面。

    房間里極為寬闊,十幾號人沉默地開著槍,身后的地板上則是十個躺下的人。

    但只有幾個還在呻吟,更多的,卻是沒有了聲音,甚至已經失去了人類的特征,只剩下一具殘破的軀殼。
河南省快三开奖结果